你的位置:主页 > 彩富网正版资料 > 正文

复婚成泡影她反替前夫背债 120 万!离婚后同居两

更新时间:2019-09-08

  118图库开奖结果直播!原标题:复婚成泡影,她反替前夫背债 120 万!离婚后同居两年,她痛心地发现……

  复婚成泡影,她反替前夫背债 120 万!离婚后同居两年,她痛心地发现……

  离婚中关于这样的事儿已算不上新闻:一种是孩子高考刚一结束,在围城里苦熬苦撑的夫妻俩就迫不及待地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。另一种是虽然离婚了,但仍选择继续同居。无论哪种方式,他们凑合和隐忍甚至假秀恩爱的唯一理由,就是为了营造一个虚假的和谐家庭,为了让孩子的学业不受丁点儿影响。

  吴永梅原本在哈市经营 3 家蛋糕店,收益不错,可今年年初她不得不忍痛兑掉其中的两家,两笔兑店费第一时间她就拿去还债了,准确地说,是替前夫胡大伟还债了。2015 年 4 月,吴永梅和胡大伟办理了离婚手续。离婚的原因,用吴永梅的话说是胡大伟犯了 不可原谅的错误 。

  吴永梅告诉记者,离婚时她给了胡大伟 20 万元,房子归她,女儿的抚养权也归她。婚离得悄无声息,除了几个好友知情外,连双方父母都不知道,对于 15 岁的女儿更是瞒得死死的。不公开的真正原因,也恰恰是考虑女儿的心里感受,生怕影响她的学习情绪,因为当时女儿不到两个月就要参加中考了。

  办完手续后,胡大伟离开了家。吴永梅告诉女儿他到外地做生意去了,得很久才能回来。女儿信以为真。可没想到,一个月后胡大伟就回来了,并且还拎着行李对吴永梅说不走了,因为没地方住,还说舍不得女儿。见胡大伟嬉皮笑脸地赖着不走,吴永梅很生气,要把他的东西扔出去。孰料,胡大伟突然变脸: 你要赶我走,我就到法院去争回女儿的抚养权!

  吴永梅说,胡大伟的话戳中了她的软肋,让她不得不暂时妥协。起初,两人分房睡,各自过各自的生活,互不打扰。胡大伟也算信守诺言,不再提抚养权的事儿。

  虽然离了婚,可吴永梅毕竟还和前夫在同一屋檐下生活,还要一同在女儿面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这需要合作,更需要默契。

  那一年的中考,吴永梅的女儿考上了一所市重点高中,一心想上省重点高中的孩子有些失落,吴永梅更是深深地自责。面对神经愈发敏感和脆弱的女儿,她更加地紧张,由此也对前夫胡大伟更加地迁就。好在,胡大伟并未有什么过分之举。他唯一一再提及的,就是想和吴永梅复婚。吴永梅起初没有答应,可后来禁不住胡大伟的软磨硬泡,态度有了松动。

  真正让吴永梅心动的,还是胡大伟突然变得对女儿格外关心,经常接送女儿,经常给女儿买礼物,有些时候,她甚至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。除此之外,胡大伟也经常往家里买东西,出手很大方,这进一步博得了吴永梅的好感。

  吴永梅说,离婚时胡大伟并不缺钱,除了她给的那 20 万元钱,他自己还有私房钱,另外,他还和朋友共同经营一家小额贷款公司。胡大伟多次向吴永梅承诺,等公司赚了大钱,他就在江北买一幢别墅,到时就和吴永梅复婚。那是胡大伟的梦,也是吴永梅的幸福憧憬。

  为了帮胡大伟圆梦,吴永梅几番慷慨相助。她告诉记者,从 2016 年年底开始,胡大伟多次以贷款公司资金周转不开为由向她借钱,起初都是三五万元,借了几天后就还。可后来,数字攀升至 40 余万元时,胡大伟突然没了还款能力,而吴永梅也没有更多的钱借给他了。2017 年 10 月,胡大伟再次向吴永梅求助,其向朋友梁某借钱想请她给做担保。这一次,吴永梅犹豫了。经商多年,她深知一旦胡大伟还不上钱,她就得跟着当被告。可转念一想,此时不帮胡大伟,他就难有翻身之日,一旦他破产了,属于这个家的美好一切也都化为泡影了。再者说,胡大伟毕竟是女儿的爸爸,怎么能够去害她?

  最终,吴永梅以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物为前夫胡大伟进行了担保。73 万元最终划入胡大伟的账户,而吴永梅的噩梦,也从那天开始了。

  2018 年 9 月,有朋友告诉吴永梅,胡大伟说是要复婚,其实仍和以前的那个情人藕断丝连。根据朋友提供的线索,吴永梅在哈市一所公寓里将胡大伟和情人堵了个正着。

  吴永梅说,当天她大骂了那个女人,可人家却反唇相讥: 都离婚了,你怎么还缠着他不放? 而一旁的胡大伟则抽着烟一言不发。吴永梅告诉记者,那一刻她突然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。吴永梅把胡大伟赶出了家门,两人之间的所有秘密,也赤裸裸地呈现在女儿的面前。吴永梅没有想到,女儿的反应居然出奇地平静,没哭没闹,甚至不愿和他们说话、不愿和他们对视。

  摊牌后,吴永梅想切断和前夫胡大伟所有的联系。债务,似乎是两人唯一的联系,此时不得不提。

  吴永梅说,她不止一次地向胡大伟索要 40 万元欠款,可胡大伟认账却坚称没钱。让她万没想到的是,没等她起诉胡大伟,自己却先被人告上了法庭。

  2018 年 11 月,债权人梁某以到了还款期限胡大伟拒不还款为由,将胡大伟起诉到法院,作为担保人的吴永梅被列为第二被告要求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因胡大伟没有偿还能力,最终,这笔连本带息近 80 万元的债务压在了吴永梅一人身上。今年年初,吴永梅用自己的全部积蓄加上兑掉两家蛋糕店才还清了全部债务。而她要向前夫胡大伟追偿,则绝非易事。

  复婚不成,反而替前夫背了 120 万元的债务,这样的结局,吴永梅始料不及,也后悔不已。更让她难以承受的是,如今已上大一的女儿似乎很不理解父母的行为,既不愿搭理父亲胡大伟,和吴永梅的关系也变得疏远。或许在女儿的眼中,父母之间的分分合合、恩恩怨怨,就是一场闹剧 ……

  离婚中关于这样的事儿已算不上新闻:一种是孩子高考刚一结束,在围城里苦熬苦撑的夫妻俩就迫不及待地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。另一种是虽然离婚了,但仍选择继续同居。无论哪种方式,他们凑合和隐忍甚至假秀恩爱的唯一理由,就是为了营造一个虚假的和谐家庭,为了让孩子的学业不受丁点儿影响。

  吴永梅原本在哈市经营 3 家蛋糕店,收益不错,可今年年初她不得不忍痛兑掉其中的两家,两笔兑店费第一时间她就拿去还债了,准确地说,是替前夫胡大伟还债了。2015 年 4 月,吴永梅和胡大伟办理了离婚手续。离婚的原因,用吴永梅的话说是胡大伟犯了 不可原谅的错误 。

  吴永梅告诉记者,离婚时她给了胡大伟 20 万元,房子归她,女儿的抚养权也归她。婚离得悄无声息,除了几个好友知情外,连双方父母都不知道,对于 15 岁的女儿更是瞒得死死的。不公开的真正原因,也恰恰是考虑女儿的心里感受,生怕影响她的学习情绪,因为当时女儿不到两个月就要参加中考了。

  办完手续后,胡大伟离开了家。吴永梅告诉女儿他到外地做生意去了,得很久才能回来。女儿信以为真。可没想到,一个月后胡大伟就回来了,并且还拎着行李对吴永梅说不走了,因为没地方住,还说舍不得女儿。见胡大伟嬉皮笑脸地赖着不走,吴永梅很生气,要把他的东西扔出去。孰料,胡大伟突然变脸: 你要赶我走,我就到法院去争回女儿的抚养权!

  吴永梅说,胡大伟的话戳中了她的软肋,让她不得不暂时妥协。起初,两人分房睡,各自过各自的生活,互不打扰。胡大伟也算信守诺言,不再提抚养权的事儿。

  虽然离了婚,可吴永梅毕竟还和前夫在同一屋檐下生活,还要一同在女儿面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这需要合作,更需要默契。

  那一年的中考,吴永梅的女儿考上了一所市重点高中,一心想上省重点高中的孩子有些失落,吴永梅更是深深地自责。面对神经愈发敏感和脆弱的女儿,她更加地紧张,由此也对前夫胡大伟更加地迁就。好在,胡大伟并未有什么过分之举。他唯一一再提及的,就是想和吴永梅复婚。吴永梅起初没有答应,可后来禁不住胡大伟的软磨硬泡,态度有了松动。

  真正让吴永梅心动的,还是胡大伟突然变得对女儿格外关心,经常接送女儿,经常给女儿买礼物,有些时候,她甚至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。除此之外,胡大伟也经常往家里买东西,出手很大方,这进一步博得了吴永梅的好感。

  吴永梅说,离婚时胡大伟并不缺钱,除了她给的那 20 万元钱,他自己还有私房钱,另外,他还和朋友共同经营一家小额贷款公司。胡大伟多次向吴永梅承诺,等公司赚了大钱,他就在江北买一幢别墅,到时就和吴永梅复婚。那是胡大伟的梦,也是吴永梅的幸福憧憬。

  为了帮胡大伟圆梦,吴永梅几番慷慨相助。她告诉记者,从 2016 年年底开始,胡大伟多次以贷款公司资金周转不开为由向她借钱,起初都是三五万元,借了几天后就还。可后来,数字攀升至 40 余万元时,胡大伟突然没了还款能力,而吴永梅也没有更多的钱借给他了。2017 年 10 月,胡大伟再次向吴永梅求助,其向朋友梁某借钱想请她给做担保。这一次,吴永梅犹豫了。经商多年,她深知一旦胡大伟还不上钱,她就得跟着当被告。可转念一想,此时不帮胡大伟,他就难有翻身之日,一旦他破产了,属于这个家的美好一切也都化为泡影了。再者说,胡大伟毕竟是女儿的爸爸,怎么能够去害她?

  最终,吴永梅以自己的房子作为抵押物为前夫胡大伟进行了担保。73 万元最终划入胡大伟的账户,而吴永梅的噩梦,也从那天开始了。

  2018 年 9 月,有朋友告诉吴永梅,胡大伟说是要复婚,其实仍和以前的那个情人藕断丝连。根据朋友提供的线索,吴永梅在哈市一所公寓里将胡大伟和情人堵了个正着。

  吴永梅说,当天她大骂了那个女人,可人家却反唇相讥: 都离婚了,你怎么还缠着他不放? 而一旁的胡大伟则抽着烟一言不发。吴永梅告诉记者,那一刻她突然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。吴永梅把胡大伟赶出了家门,两人之间的所有秘密,也赤裸裸地呈现在女儿的面前。吴永梅没有想到,女儿的反应居然出奇地平静,没哭没闹,甚至不愿和他们说话、不愿和他们对视。

  摊牌后,吴永梅想切断和前夫胡大伟所有的联系。债务,似乎是两人唯一的联系,此时不得不提。

  吴永梅说,她不止一次地向胡大伟索要 40 万元欠款,可胡大伟认账却坚称没钱。让她万没想到的是,没等她起诉胡大伟,自己却先被人告上了法庭。

  2018 年 11 月,债权人梁某以到了还款期限胡大伟拒不还款为由,将胡大伟起诉到法院,作为担保人的吴永梅被列为第二被告要求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因胡大伟没有偿还能力,最终,这笔连本带息近 80 万元的债务压在了吴永梅一人身上。今年年初,吴永梅用自己的全部积蓄加上兑掉两家蛋糕店才还清了全部债务。而她要向前夫胡大伟追偿,则绝非易事。

  复婚不成,反而替前夫背了 120 万元的债务,这样的结局,吴永梅始料不及,也后悔不已。更让她难以承受的是,如今已上大一的女儿似乎很不理解父母的行为,既不愿搭理父亲胡大伟,和吴永梅的关系也变得疏远。或许在女儿的眼中,父母之间的分分合合、恩恩怨怨,就是一场闹剧 ……